我是一名刚刚加入青海省老年大学合唱团的新兵。在随团进行合唱排练和赴湘潭演出的过程中,身边老师们为集体的荣耀所做的牺牲和付出每时每刻感动着我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充满奉献和进取,团结和关爱的优秀集体。合唱团的成员平均年龄在六十岁以上,这里有昔日的厂长、老板经理、校长、处长……他们大部分在家中已是爷爷奶奶。满头银丝的他们本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,可对音乐的痴爱,对艺术的追求,让他们走到了一起。有些老同志是建团初就在团里的功勋,他们在十几年长期的训练中不仅磨合出了和谐、统一、悦耳的合唱艺术,也磨合出了一个和谐团结的优秀团队。
    他们痴爱音乐,更爱老年大学这个给他们带来愉悦的团体。他们珍惜生命、爱护身体,更爱集体的荣誉。被亲切的称为韩爷爷的韩迎波老师,是团里年龄最大的一位,七十开外的他演出前因消化系统出血住院治疗,为了不耽误演出,他在病床上手捧曲谱在轻轻享着那美妙的旋律,病还没有痊愈他就匆匆出院参加了演出,合唱队伍里不能少他这个厚重的男中音!
    董兰海老师的母亲在演出前因病离世,男低本来就人少,董老师是低声部的骨干,承担着对新手的传帮带的任务,他咽下孝儿失去慈母的泪水,毅然坚持参加演出。
    女低的岳建军老师在参演出发前爱人突然晕昏不醒,她为了不影响团队的演出,泪别了患病的爱人,毅然踏上了征程。
    李晓和老师的爱人在演出前眼底已出血,为了集体的荣誉,他还是坚持参加演出,演出刚结束,就传来他妻子眼疾加重的坏消息,他没来得及浏览湖南的美丽景色,乘飞机回宁后又陪妻子去广州治病。
    在参赛的日子里,学校带队老师及班委和声部长们,最后上车是他们,坐在车尾的是他们,吃饭最后的也是他们。指导老师杨静到湖南后不顾旅途疲惫,带着队员在酒店大堂发声练歌。为了这次演出,为了老年大学的荣誉,他们付出的很多。
    他们爱家人爱亲人,更爱这团体中的兄弟姐妹。这是一个亲如一家的充满浓浓情谊的优秀集体,老同志悉心指导新来的同志;年轻者为年长者提箱倒水;争抢着去睡上铺,为同伴撑上伞送上衣;他们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,也共同承担困难和痛苦。演出结束后队员为未取得优秀的成绩而抱头痛哭……这一幕幕的感动在我脑海里不断涌现,这一切是老年大学的荣耀,也是我们团体的骄傲。教室里我们的歌声还在荡漾,老师的琴声还是那么悠扬。身边的感动无处不在,它像和谐的音符时刻在我心底流淌。  晚霞)